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快捷导航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6月4日所刊的《“建筑东施”的丑陋策略》矛头直指合肥美术馆。畅言网评选的2011年中国十大丑陋建筑,把投资1.8亿人民币(不知是否最终投入)建造的这一美术馆推到了公众面前。“坍塌的柴火”、“垃圾杂物堆”、“一个玻璃幕墙的建筑戴了一顶怪异的帽子”等等,面对公众的批评和质疑声,至今未见投资者、设计者就设计立场和创意作出公开的解释。我们只能从有限的媒体渠道看到一些外观图片和有限的介绍,当然,也就无法了解由创展中心改为美术馆后,其结构、功能、布局以及美术馆的展览与馆藏等特殊性上,是否合适并能顺利转型?

  美术馆是人与历史、艺术相遇的地方。作为集展览、收藏、研究为一体的艺术机构和公共场所,它不但是这个城市的艺术地标,由于相对的永久性,建筑物别无选择地存在于它所产生的历史时刻之中,并将承载历史和现实的集体记忆和情感归属。设计师的艺术想象一旦成为建筑的物质形态,势必带来审美观感,并与这个城市的民众构成情感关联。而眼前的这个看上去粗鄙而随意的建筑造型,放在空旷而灵动的河水边,远眺像是杂物堆,这显然与民众心中美术馆的神圣地位的内心诉求产生了强烈的冲突,也无法同美术馆的艺术殿堂的地位相匹配。因此,这种低估民众智商并毫无顾忌地突破了民众审美底线的行为,受到民众的强烈批评,自在情理之中。

  如果是一个私人建筑或个人空间,鸟窝、鸡窝、狗窝,你怎么玩都行。一旦涉及公共性投入的公共标志性建筑,你必须收起你的傲慢,把你的思考纳入公共的知识谱系和感觉结构之中,并在充分顾及大众情感的同时,接受纳税人的考量和评议。设计的个人行为必须在公共审美和情感的制约下体现。在这个基座上,才有设计师的审美意志、利益各方的商业意志、政府主管的个人意志,才有这种有机形式与无机意识之间的平衡(目前基本缺失通达民意的评估制度,如有基本也是形同虚设)。

  问题是,这批当代的“成功建筑师”们,他们对于自己的作品所要落实的这片地区、这座城市,大而言之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和民众,缺乏应有的理解,甚至缺乏去理解这些元素的基本的真诚。他们只是简单地以西方的某些概念和话语来抽象地看待建筑美的标准,发展到极致,就是美与丑的颠倒,一个个丑陋的建筑就争先恐后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最终,他们真把丑当做美了!他们从不关心民众对这个城市、这个地区、这个沉淀着他们童年记忆和倾注了一生情感的家乡,有多么的关切,任何一个变化,都会牵动他们的情感记忆,何况是美术馆!设计师们已经丢失了倾听的耐心和真诚,“在地性”的缺失,使他们丧失了把握文化和民众基本情感的能力,怎么可能设计出令人满意的作品?

  “我的灵感来源于儿童的游戏棒,它的造型正是将游戏棒自然散落后的自然状态进行固化,以形成一种"自然状态下鸟巢形状"的自然美感。”设计师这段既吝啬又缺少诚意的解释,依然还在套用一些所谓的艺术概念,就想把民众忽悠过去。至于自然主义风格在建筑上的体现,我们不需赘言,但肯定不是眼前看到的粗鄙的形体对接、未完成形式的滥用,也不是机械的复制,更不是拙劣的模仿。我实在看不出他所谓的自然美感在哪里?倒是怕眼前这个丑陋的建筑弄脏了自然主义的名号。



详细信息请浏览北纬服务论坛   w ww.bim123.com/thread-84077-1-1.html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2-6-15 18:3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BBS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板块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

明星用户

关于我们|3D动力大事记|联系我们|手机版|简单版|本站搜索|热门tags|小黑屋|旧版入口|
全国3D技术推广服务与教育培训联盟 | 3D动力 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76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3249号    

GMT+8, 2018-1-17 03:21 , Processed in 0.283073 second(s), 26 queries .